Menu

我要给长租公寓说句公道话,争议长租公寓续约中介费




中介费还是服务费?

我讲个真实的故事,是想说,做长租公寓真的很难,很不容易,但又是国家的一件大事,必须做,又有风险。没有自如、相寓这些品牌运营商站出来,C
to C的市场更乱。

据了解,所谓自如“服务费”,即自如客为其在租赁住房期间涉及到的一系列生活服务买单,内容涵盖公共区域双周保洁、供暖、网费、寻常维修等。

现在很多媒体指责公寓品牌运营商是黄世仁。其实,他们一直说自己是“地下党”,都在偷偷摸摸干活。

对此,我爱我家方面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回应表示,该房源并非普通租赁房源,而是“相寓产品”。“相寓产品属于我爱我家旗下的资产管理类业务,与普通租赁管理方式不同。我爱我家的普租业务第二年如果是租户与业主直接签约,没有通过我爱我家进行居间是不收中介费用的。而相寓与其他长租公寓如自如等类似,收取的费用是为客户提供了服务内容。”我爱我家同时表示,目前公司与客户详尽解释了费用的构成,客户表示认同并达成一致。

我就跟领导坚决请辞。

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主席胡景晖说“像自如之类的长租公寓运营商,其按年收取的服务费也是由租户自己承担,说到底,羊毛出在羊身上。这个钱花的值不值,还是要看提供的服务好不好。只有服务与收费相匹配,服务费才能名正言顺,不被非议。”胡景晖

从2017年开始,无论是住建部,还是九部委,都在把长租公寓落到执行的文件上,而且在试点城市,政策越来越落到实处。

“住过普通租赁房源,签约时除了缴纳房租还有中介费;后来转为租住长租公寓运营商提供的租赁房源,除去房租,中介费被替换成了服务费。乍一看,中介费及服务费似乎只是缴纳费用名目上的不同。不过后者提供的对应服务,似乎也给我带来了一定便利。”自如客小徐表示,参照普通租赁续约时再行缴纳中介费的争议,只要长租公寓提供的服务及收费对等,他愿意为按年支付的服务费买单。

他们都知道,自己头上有一把剑,随时会掉下来。到时候,只能关店认赔,还可能有牢狱之灾。

“自如实际上把经纪业务中的‘中介费’包装成了‘服务费’,按年收取的服务费对应的是其对外宣称提供的一系列服务。而我爱我家没有包装,中介费就是中介费,因而续约收取中介费这一问题在近年饱受外界质疑,相关客户投诉及媒体负面曝光不断。”

领导说:你研究下,在中国的法律法规体系下,到底什么样的土地性质适合做长租公寓?

近期,“我爱我家对西城区同房源、同承租人续租收取中介费”一事,引发外界广泛关注与热议。尽管,我爱我家回应称该房源因属“相寓产品”,为长租公寓产品,因提供管家式服务,续签收取的是服务费,并非中介费。但对于长租公寓续签是否应该收费?服务费和中介费应当如何界定?收取标准应该如何制定?无论是租户还是业内专家均表示,在国家压缩购房市场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政策背景下,有必要从立法层面规范中介收费,以维护良好的租赁市场秩序,给广大租户一颗“定心丸”。

口述:一位长租公寓的老兵

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刘松涛、乔乔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,关于房屋出租的中介费用,目前没有明确政策规定。但就“同一房屋、同一租户”的收取续约中介费是不合理的,因为中介机构在第一次完成居间服务所收取的费用,无权在续约中再次收取。

比如说,集体用地能不能做住房租赁?

买单服务 认可度基础存在

领导看方案很细,我心里一下子没底了,时间真是漫长,度秒如年。说老实话,做专业活,还是很自信,但这一回要栽了?

事实上,就房地产中介市场存在的不规范经纪行为,早在2013年5月,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便已会同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、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、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共同制定了《北京市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》,其中明确规定:“同一宗房屋租赁经纪业务中租赁双方续约的,房地产经纪机构不得再次收取佣金。”也就是说,如果是同一房租的租赁双方进行

什么问题?方案里不都写上了吗?

据了解,与普通租赁房源不同,以自如、相寓为代表的分散式长租公寓和魔方等集中式长租公寓,除了一次性租赁信息服务外,中介机构都会提供管家式的服务,中介公司一般也会据此来要求在居间合同到期后、续签后再次支付服务费。由于维修、保洁甚至邻里关系协调都有管家帮忙,比较省心,长租公寓的服务费在租房者中认可度要好于普通房源续租中介费。

那个阶段,做长租公寓的同行提心吊胆。现在,长租公寓的同行不用再去担心:我是一个地下党,别哪天把我给抓走。

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曾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不乏一些机构服务费是中介费的“假面”,实质上等同于变相收取中介费。张大伟认为,服务费本身没有问题,需要深层次考虑的是,长租公寓运营商所谓的“服务费”到底和中介费有无关系。“政策不允许中介又吃差价又赚中介费,长租公寓公司向租客收取服务费的行为就像打了个‘擦边球’。”

出品:万房长租评级

但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也指出,中介费是针对房屋居间交易服务所收取的费用,收取此费用的先决条件,就在于中介机构和中介经纪人是否提供了相应的服务。

只要我们抱着“不作恶”的心态,我相信长租公寓明天会越来越好。

监管模糊呼吁制度设计

2016年,交易所和证监会都在鼓励长租公寓资产证券化。这个事,以前没有人做过,我也不想做——手头一把项目按步就班做,不费劲,还有钱赚,谁愿意沾这个麻烦,自讨苦吃。再说,费劲还不一定能做成。

根据媒体消息,2018年4月,租户刘先生通过中介经纪机构我爱我家租下西城区一房源。此房由我爱我家与房主签订租赁合同后,再租给刘先生,第二年续租时我爱我家要求刘先生继续缴纳中介费。双方签订了1年合同。

但是,长租公寓只是刚刚出生的幼苗,如果被踩死,这些年轻人又去哪里住呢?

不过,也有对长租公寓按年收取服务费表示质疑的声音存在。在“黑猫投诉”平台上,经常充斥着对市面常见几家长租公寓运营商收取服务费的吐槽与“差评”,投诉内容包括租房续租以服务费名义重复收取中介费、服务不到位或拖沓、管家态度恶劣等。

方案出来了,向证监会的领导汇报,我还自信满满。

图片 1

领导说:没有了,你研究透了,合法合规,咱们就批。

我回到办公室,就做起了功课,还把律师朋友快折磨死了。原因很简单,中国没有一部法律说,什么样的房子能住人。国外有《住宅保障法》,中国目前还没有。

比如说,商业用地、非酒店旅游业的能不能做租赁?

原来以为,凭着自己经验值,测算现金流,做个初步方案,最多2个月就能交差。没有想到,点灯熬油,我做了快5个月。所谓创新就是自找麻烦。没有人愿意找麻烦。

这几天,“长租公寓爆仓”的话题非常热,自如和相寓被查,自如也发出了检讨声明。情急之下,声明中居然把“创新”写成“床戏”了。自如的公关先发稿,又处处求爷删稿。长租公寓这几天真是一地鸡毛。

从2016年开始,国家各部委对长租公寓的推进力度其实蛮大。但那时候更多是鼓励、鼓励、再鼓励。中央支持和鼓励,在烘托气氛,还需要落到实处。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